西南诸河部分河段及水电观察(下)——江河十年行2012后记

发表于 cycan

作者  魏翰扬

四、无量河:川西高原上的温婉

川西高原是令人肃然起敬的。除了崇山峻岭之外,它更多的是一大片开阔平整的高原牧区,我们车内的仪表显示大约有两三百公里的路一直保持在4000米海拔以上。近处偶有一些牧民房屋,远处山上是星星点点的牛羊,再远处则是连绵雪山。这是四川省最为典型的藏民聚居区。

因为其时正是冬春交接之际,冰雪仍未全融,我看到了壮美的姊妹湖

滋养着川西高原的,是一条径流变化很大的河流——无量河。它是甘孜州理塘县附近最大的河流,所形成的谷地为国道318线提供了良好的平整面,更为政府近年来推行的牧民定居计划提供了优良的土地。

无量河的下游称为木里河,于锦屏山附近汇入雅砻江。而雅砻江于四川省攀枝花市汇入金沙江,因此无量(木里)河属长江的二级支流。目前理塘县政府虽有梯级开发的设想,但真正建成的电站只有无量河电站一座,属引水式开发,规模较小,装机容量约5000千瓦,用于解决三个无电乡的居民用电需求。

五、 雅砻江:雅江县的“非常时期”

没有一个地方比甘孜州的雅江县,更有资格享用雅砻江的名号。不仅因为它名字同出一源,更因为整座县城就整整修建在雅砻江峡谷与高山的“夹缝”当中,地方极其狭长,楼房街道几乎是顺着山势垂直分布的。

尽管地形如此不便,雅江县的世代子民也许还是会感谢雅砻江的。因为在整个川西甘孜高原上,前前后后都是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原地带,人迹罕至,唯独只有这里,雅江的下蚀作用,切出了适宜人居的峡谷,造就了一个县城的繁荣。

该段雅砻江水流呈混浊的黄色,上游近处未有水电站的分布。当然,众所周知,往下奔腾的雅砻江,将会遇到在建的锦屏I级、II级以及巨大的二滩水电站。

住在雅江县的当晚,笔者惊讶地从当地人口中和自己手机电脑的异常反应上发现:鉴于“非常时期”,整个甘孜州的多数县城从2012年年初起至今,所有手机短信被禁,互联网基本中断或偶有微弱连接,电话也仅有本地的部分通信能够延续。整个地区的维稳形势是人人都可以感受得到的。

当地调集了省内其他地区的一些警力驻扎,武警官兵在街头的巡逻也明显多于其他城镇,形成了比西藏自治区更紧张的“高压态势”。据成都市旅游局,四川藏区也于近期停止了对外国人、乃至港澳台同胞的旅游开放。

六、大渡河:泸定电站业已蓄水

“大渡河桥横铁索寒”与《飞夺泸定桥》的故事紧紧相连,背景都是那湍急浑黄的流水。我1999年第一次邂逅大渡河,当时年纪轻轻少不更事,但对这一江的汹涌充满着敬畏、赞叹与念想。

没想到,2012年,当我再次来到它面前的时候,它已经被彻底“驯服”了。也许在一些人眼中,河流就是用来被征服的。

在险峻的峡谷当中,国道已经不在它原来的位置,而被一条颠簸的便道所取代。眼前的大渡河,竟然是宽阔而平静的,与大城市里面的湖泊没有两样。还有孤零零的一棵干树依然矗立水中央。这种阵势,不用多说,只能是水电站蓄水的结果。

车行约10公里,距下游泸定县城约5公里,便看见了庞大的泸定电站。通过两岸峡谷的形态和坝宽,我隐约还能感受到大渡河当年的不羁。

今日之泸定县,已经发展为红色旅游经典,经济也获得了一定的进步。下图的铁索桥,便是当年的泸定桥。桥下的大渡河,因为水电站沉淀泥沙的作用,不再是浑黄的,反而显得异常清澈。

当然,在水电的环境影响研究中,“清水下泻”是一项严肃课题,因为清水的下蚀和侧切作用都异常强烈,对堤岸和河床的稳定都没有好处,也会导致下游湖泊补水的减少。据杨勇老师介绍,2011年洞庭湖与鄱阳湖发生的严重干旱事件,有可能与三峡大坝“清水下泻”相关;但是民间渠道难以获得足够的数据加以证明。

七、青衣江:山清水秀与梯级开发

最后还想提及最为秀丽的(宝兴河)青衣江。在川藏公路行将离开大山、拥抱成都平原之前,它都修建在青衣江岸一侧,与奔腾的溪流同向高歌。河流虽然窄小,但是两岸植被茂密,水土涵养优良,生物多样性显著,人口亦不算稠密,偶见肥沃的农田一衣带水。

但是青衣江上面依然是有水电梯级开发的。尤其是接近雅安市区段,沿路每隔约二十公里就会看见一座。不过,该河段的水坝都是中小型的,容量比较小,蓄水基本不会造成大面积的淹没和上游的毁灭。

青衣江于乐山市区附近汇入大渡河,后者随即汇入岷江,岷江于宜宾市汇同金沙江,始称长江。于是,青衣江属长江的三级支流。

备注:

以上河段观察更多的只是肉眼所得,具体生态影响尚须进一步的资料研究。考虑到政府和水电企业极其有限的信息披露,仅仅希望籍此文,引起大家对中国西南部水电开发问题的最起码的一点点讨论和关注。

我要评论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