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诸河部分河段及水电观察(上)——江河十年行2012后记

发表于 cycan

作者  魏翰扬

江河十年行2012的考察主题,除去位于长江的小南海坝址,主要是金沙江(长江母亲河干流)下游和中游所有在建和规划的水电站。沿途的见闻和感受,加深了我对环境、地质、移民问题的认识,更使得自小穿梭于横断山诸省的我,对这些河流、哪怕只是奔腾流动的水,产生了由内而外的依恋和情怀。

因此,尽管承受着港大课业损失不断扩大的风险,我仍决定在与团队道别之后,进一步沿三江并流区上溯,转往金沙江水系内的一级支流、二级支流。若从国家公路网的角度看,可简单概括为:G214滇藏线入,以西藏自治区芒康县为驿站,G318川藏(南)线出,最后抵达成都。

现将有关文字与图片归纳出来,让同样对山川怀有感情的读者朋友和江河十年行的老师、记者、青年挚友们,大致了解部分河段于2012年春天的生态与水电现状。

一、金沙江上游:云南省迪庆州、四川省得荣县,破碎的界河

流经长江第一湾和相对平静的两家人河段之前,其实金沙江早已在云南省内走过了伤痕累累的一段。尽管香格里拉的纳帕海风韵犹存,高山上的松柏成片延绵,但滇藏公路在与四川省得荣县的交界点(上图左)最后一次跨过金沙江,遭遇了比较严重的山体破坏。

破坏的主因倒不是因为水电建设,而是路桥的修建以及矿石的开采。河谷的气候依然异常干热,两岸山体植被稀疏,岩石裸露比较常见;遇上新公路(香格里拉—德钦)的路桥工程,峡谷变得更加破碎,河岸充斥滚落的碎石。此段河水主要呈浊白色。

值得一提的是,滇藏公路的升级改造工程,沿路都造成了比较严重的生态环境代价,原来覆盖满青绿松树的山体显露连续不断的伤痕。

当然,迪庆州也有部分金沙江段,传统农业与河流依旧保持着和谐共处的关系。河水应该是用来滋养人的,而不是淹没人的,更不仅仅是发电的摇钱树。真正有良知的人,大概不会希望这些景象逐步消失。

二、澜沧江:奔腾不羁、浑黄激越的滇藏交界河段

澜沧江是三江并流区域的“中路”,是国际所称湄公河(Mekong)的中国段。滇藏公路离开了三江并流“右路”金沙江倒“N”字形最左侧的一支后,先是经过深处山谷的德钦县城和梅里雪山风光的飞来寺,不久便经过盘山公路靠到了澜沧江流域。

此段澜沧江属云南省内的上游。河面非常狭窄,水流特别湍急,下切崇山峻岭,宛如一根细长有力的动脉。

国家对澜沧江的水电开发规划是特别彻底的一个,数字令人不寒而栗。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水电站在西藏境内6级(包括昌都以上扎曲的1级),云南境内上游7级、下游8级, 全河中国段将有21座。难怪下游的缅甸、老挝、泰国最近几年不断地向中国水电开发表达不满,由此加剧了国际社会的“中国威胁论”。而实际上,漫湾、大朝山、景洪等水电站相继蓄水之后,下游的湄公河平原先后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旱灾。

依照这个规划,我眼前所看见的奔腾不羁、浑黄激越的澜沧江,将在不久的将来消失。上面的照片,也可以算是澜沧江的“遗照”了。想到这里,顿时泪眼模糊,无法自已。曾经有人痛心疾呼:自称泱泱大国、“天人合一”的中华民族,竟然没有能力留住哪怕是一条自然奔流的江河?

让江河自然奔流,这难道是很过分的要求?河流应该是养育我们的母亲,是多种生物基因的宝库,还是我们的发电机?

下图为滇藏公路位于澜沧江畔的两省交界处。除了汉藏双语的省界标识外,芒康县人民政府还树立了“长江上游西藏芒康县天然林保护区域”的巨大标志牌。该县管辖区除了此处的澜沧江流域外,还包括第三节将要提到的金沙江川藏省界段,这58.8万公顷的天然林保护工作涉及到澜沧江下游、金沙江下游、乃至长江的生态安全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这样符合自然规律的真谛,许多生态工作者早就明白了;可是如今的水电决策者,你们真正意识到了吗?

在这样条件艰苦、人烟稀少、山体贫瘠的地区保卫着三江并流区的植被,为的无非是河流的自然与发展的可持续。我向天然林的“守护天使”致以最深的敬意。

三、金沙江上游:川藏省界与拉哇电站

从美丽的藏东交通重镇——芒康县出发,沿川藏南线东行,沿路是一条静谧的溪流,清澈得让人忍不住凑上嘴和脸。当这条溪流注入江河,我便再一次看见了金沙江,这已经是此次水电考察行第22次跨过金沙江。

尽管芒康沿线的溪谷气候比较湿润,植物比较葱茏;但当车辆盘山绕到金沙江岸,立马发现了与中下游干热河谷极其类似的气候和植被特征,两岸山体基本裸露。河面仍是相当开阔,水呈泥白色。

跨过川藏界河的主要是两条国道,川藏北线G317与我所走的川藏南线G318,两座金沙江大桥分别连接着四川省甘孜州德格县和甘孜州巴塘县。我所走的芒康-巴塘大桥上,有“四川界”和“西藏界”两块金属牌。

据横断山研究会天成兄目前掌握的信息,金沙江上游规划的水电站是10座,与中游10座、下游4座“并驾齐驱”。其中在巴塘县境内,至少有拉哇、巴塘、苏哇龙三座。

与杨勇老师掌握的信息比较接近的是,目前拉哇电站已经率先在做水电公路等前期准备工作。远远地能够看见开辟山路的痕迹。但是据一些人反映,道路还未完全修好,里程需深入约70公里,鉴于时间问题,我当时未能近距离接触拉哇工地,可以说是一大遗憾。

笔者进行调查后,得到的最新进展是:拉哇、苏洼龙电站已取得国家发改委“路条”,总装机容量320万千瓦,可研工作正式启动;华电公司亦于2012年4月23日发出两座电站的招聘简章。拉哇电站计划于2013年年底前核准,2014年1月正式开工建设,2019年12月首台机组投产发电,2021年6月工程竣工。苏洼龙电站计划于2012年年底前核准,2013年1月正式开工建设,2017年12月首台机组投产发电,2019年9月工程竣工。

另据国家发改办能源〔2011〕2046号文,叶巴滩水电站亦已于去年8月获准开展前期工作。与拉哇和苏哇龙一道,目标直指“藏电东送”;并要求高度重视电站建设的生态环境保护和移民安置工作,促进移民脱贫致富,制定切实可行的生态保护措施,试行“先移民后建设”的新方针。

备注:

以上河段观察更多的只是肉眼所得,具体生态影响尚须进一步的资料研究。考虑到政府和水电企业极其有限的信息披露,仅仅希望籍此文,引起大家对中国西南部水电开发问题的最起码的一点点讨论和关注。

我要评论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