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利马归来,她端出美味的Bisconia

发表于 CYCAN

她叫刘婧,英文名叫Joke,看似充满了玩味的色彩,做事的态度和克服困难的精神却一点不开玩笑。就读于英国苏塞克斯大学的她,去年作为CYCAN气候谈判青年学者,和我们一起去到了秘鲁首都利马。从利马回来,她没有将自己的所行所感给丢弃,决定用互联网的精神,和自己媒体专业的素养和技能,玩点大的!于是…

我是Joke, 目前在Bisconia担任技术总监一职,也是Bisconia的联合创始人。

现在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8点37分,我在距离中国首都北京八个小时的英国小城布莱顿等待着这个距离变成七。
我和冠冠盯着黑圆圈和乱糟糟的一切,想赶在我和中国的距离从一万多公里归零之前,完成最新一期WeeklyDunking的后期剪辑成片工作。这一期的话题是关于“委内瑞拉事件”对于世界格局的启示,对完音轨放完台标堆完字幕,我和冠冠说:“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大的梦想了。”
Guan,Bisconia现任行政总监,他的一封主题为邀请我加入创始团队的邮件找到了刚刚从秘鲁马丘比丘的深山里走出来的我。他说:“Joke,我想创办一个国际政治的学术平台,我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来帮我完成它。”当时在库斯科机场的我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份重任,现在我才意识到这个决定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life-changing。
2014年年末,我以youth delegate的身份,参与联合国气候框架公约第二十届缔约国会议,见证lima call for climate change的诞生。南美的夏天真的彻彻底底扫去了英国冬天留在我身上的阴霾,短短十二天,从世代间横平到联合行动,每一天每个人每件事都深深触动着我。就像Youngo的主席所说:“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全世界的青年人凝聚起来,改变世界。”在我们团队在联合国新闻发布厅与美国青年共同发布《中美青年气候变化联合声明》那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好像世界真的会因为我们的努力有一点点改变。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
Do or die?!
2015年2月,干掉了所有的deadline,我们终于坐下来好好聊聊什么是我们要的Bisconia。
最初的时候我们只是想开一个Youtube频道,做一点国际政治领域的小视频。可是后来,这件事真的越做越大。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完成了全部的logo设计,在设计的过程中激发了冠冠的灵感既而完成了bisconia的初步架构。
2月16日,我们第一个作品成功上传Youtube,主题是ISIL。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我们,来自墨西哥的Victoria Dittmar担任学术部门总监,来自日本的Kaiho Uwafune担任magazine首席编辑,还有来自尼日利亚的Aminatu Aliyu,来自赞比亚的Martha Ngulube,来自英国的Rafael Dunn,来自加勒比的Candyce Kelshall等组成了bisconian think tank。
截至2015年3月29日,我们用了41天的时间,架构了Bisconia三条产品线,出产12个视频节目,18篇文章。今天Bisconia官网www.bisconia.com正式上线,也同步开启了Bisconia中国。 所以我想说, Bisconia别害羞了,是时候该出来跟大家见个面了。
我们最初的疑惑也在一个个熬过的夜里通透了,当我们用一封封邮件勾勒线条,一次次头脑风暴大胆涂色,Bisconia终于定格在了最理想的时刻。我们希望它是一个国际政治学术媒体,有着深度包容性和思考力的学术媒体;我们希望它能让你的生活有一点点不一样,可以给你思考力的基石,追踪国际风云的方向,同样也给你选择的自由,带你看世界的宽广;我们更希望它能让世界有一点点不一样,放大被忽略的声音,尽可能地呈现世界完整的角度,因为每一种声音的存在都值得被尊重。
从利马到英国,从构想变成现实,这个造梦的故事因为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而萌发,然后一点一点开花结果。我们用了四十一天把自己脑海里的概念全部变成现实 ,比起现在把问题无限期地推向未来的政治家,感觉更酷。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群心怀天下的青年人送给未来的希望。

我要评论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