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万国宫到凯旋门——日内瓦会议对巴黎谈判的解读

发表于 CYCAN

毋庸置疑,巴黎谈判的重要性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普遍的认可。无论是从国内形势还是国际局势来说,所有人都希望巴黎至少具备京都一般的角色重要性,而不是哥本哈根——相信好面子的法国政府也是这么希望的。不过,相较于当年的《京都议定书》这种单轨道谈判时代具备极强的角色力度的文件,无论巴黎的产出以怎样的形式(巴黎议定书,巴黎协议,巴黎call for climate,blah blah blah),它都是双轨道谈判时代的一大进步,将具备更多弹性,也将迎来更多的挑战。为了防止它的失败,目前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双边会谈的出现,在中美气候声明的影响下,各国都开始展开更多的斡旋和公关。期待9月的纽约峰会。
议题方面,日内瓦会议的最新进展显示「世代正义」、「人权」、「性别」与「健康」的倡议是最大赢家,纷纷挺进最新的ADP2.8公约文本,为2015巴黎协议内容奠定重要基础。
拉丁美洲、加勒比独立联盟、欧盟、墨西哥、乌干达、立场相近发展中国家集团,均在会议当中强调应对气候变化之行动与根据此协约之建立过程应确保”性别平等”、”世代衡平” ; 并考量到”环境完整性”与”地球母亲的完整保护” ; 尊重人权、发展权、青年与原住民权利、并根据国家发展重点与战略创造工作以及劳动力之合理转型。

日内瓦会议之后,下一阶段就是3月的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s上缴期限 (分别为三月与十月表),6月波昂会议将持续进行ADP 2.9的谈判与SBI&SBSTA会议,并于9月与10月分别进行两次正式会议,针对文本内容进一步讨论。11月UNFCCC秘书处将提出一份针对各国INDCs的综和评估报告,年底12月将在巴黎进行公约签署。

公民团体对各国INDCs合作之预期与建议:
1、信息必须透明以完整揭露该承诺期所排放之碳量。
2、INDCs之减缓方案需符合国家形象。发达国家应提供至2025年各项经济发展所排放之碳预算 ; 其他国家则应尽量倣效以揭露其碳预算。
3、对于承担高历史责任与能力较好的国家,INDC必须具备融资方案 ; 对于需要财务支持的国家也必须在INDCs中表示。
4、确保INDCs是公平且具野心的。建议考量方向有:揭露该国碳预算、该国 INDCs如何达成协约限制全球升温摄氏1.5/2度的目标?其他国家是否该参考该国之INDCs?
5、明确举出该国如何应对气候变迁的持续性冲击,发展中国家应明列所需的能力建构、技术转移程度与财务支援。

暂时不谈INDC,回到日内瓦。谈判代表在日内瓦的四天时间内,尽可能的将各项议题写进文本,将去年利马大会的附件尽数变为正文,使之从37页膨胀到86页,最终成为日内瓦大会的成果文件,并决议留置波昂会议再行讨论文本简化和内容。由于目前的谈判大多都是自下而上的谈判,因而ADP主席也并未给予一定的引导,让各谈判代表进行更多的讨论。

距离巴黎还有不到9个月时间,面对这份臃肿的文件,我们的担心是,它不仅胖,还是虚胖。按照国际谈判的尿性,接下来的数月时间,各国代表们会心怀鬼胎的将重点放在文件的缩减工作上,而不是再用心讨论文件的实用性和操作性。实际上,这也是利马大会期间,公民社会普遍raise的doubt——对于公民社会来说,大家更关注文本背后的力量和约束,而对于国家领导人来说,他们大多喜欢玩文字游戏。大概只有进一步的大刀阔斧才能带来质的变化,否则,量的增减并不能给全世界带来更加clear的未来百年。
对于中国来说,一直以来解振华先生都希望加大“倒逼”政策的力度。现在虽然解主任退休,但是倒逼也一定会是今年中国参与巴黎气候谈判代表团的关键词。如果柴静的视频所刮起的这股国内的旋风,加上国际社会的趋势和压力,都还不能给政府决策带来改变,那所谓的新常态,恐怕只是“新”常态。

P.S. 今年的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关乎到气候谈判的。首先是去年的利马大会,它所产出的这份Lima Call文件是巴黎大会最终成果的蓝本和基础;3月的日内瓦、6月/10月的德国波昂,均是延续利马的产出来进行一次一次的讨论和修缮;11月22日开始的巴黎大会就是最终的定稿。

另外一条时间线是INDC的。3月份是中美欧盟提交各自贡献案的时间节点;6月是澳大利亚、瑞士、卢森堡等;10月是其他国家

单独的还有一条线是各国的双边会谈时间线,其中9月的纽约峰会会是一个关键时间点。

我要评论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