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江河十年行2012年3月29日

发表于 佚 名

清早,我们从期纳镇郊野的小酒店起床,带着满脑子有关乌东德蓄水可能带来严重地质灾害的揪心与忧虑,又往鲁地拉电站赶去。

我们的行程安排,虽显得有些仓促,却也某个角度折射出中国建坝最让人担心的问题:一座的问题还没来得及想好、解决好(无论是规划、设计、地质勘探、环境评价、移民安置),就迫不及待地揽入下一座的巨额投资。

要从云南省道S220的北侧前往鲁地拉,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老金沙江大桥靠到南岸的水电公路上。由于它所处的海拔高程将会被蓄水的鲁地拉所淹没,故而没有人打算花钱予以修缮维护,桥梁变成了危桥,车辆不可通行,人可以步行。交通被阻塞的咽喉处,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新的中转枢纽和集散市场,颇有几分繁华。

站在桥上,仰望可见即将合拢的新金沙江大桥。只有它,能成为水电的宠儿。往下看的都将会被淹没。下面有什么?一片极其开阔的河谷低地,温婉地沐浴着和煦的晨光。“饮用”着金沙江水的田地眼看即将迎来金黄的收成,牛羊在岸边若无其事地休憩,当然,还有世世代代依赖这片沃土的村民及其错落有致的房屋。这般惠风和畅的场景,在当今纷繁复杂的中国社会,已经越趋珍贵了。

如此开阔肥沃的低地,在金沙的中上游、乃至下游都不多见,理应倍加珍惜。然而,在水电建设方的眼中,开阔意味着库容巨大,低地意味着建坝可以节省成本,一切都具备转化为金钱利润的有利条件,何乐而不“建”?

江河十年行一行,租了2台小面包车,沿江岸水电公路向下游不远处的鲁地拉奔去。只见两岸山体褶皱越发呈现,植被越发稀疏,河水越发平静乃至无法相信这是“奔流东海”的长江上游,不久便到了鲁地拉。

守住隧道的门卫拒绝我们车子的进入,称若是采访,需首先联系有关部门放行。我们一脸无奈,却不甘心就此放弃。不走隧道,不让开车,那就爬山路,用腿走呗!只见汪永晨老师率先拔腿,头也不回地往险峻的山路走去,艾若老师和我紧随其后。(十多分钟后,杨老师以及天成、伯驹一同深入。)径直向前,路越来越陡峭,有三、四处是塌方的险坡,滑下去不堪设想。于是我们三人手拉着手,一步一脚印,踩住,拉稳,再挪步。

没有人确定前面是否一定就能通往大坝,汪老师回想起了“江河十年行”多年来的艰辛与苦楚,但始终没有回头的打算,念着:“老天爷一定会护着我们的,祂看着我们去努力。”

终于,我们来到了鲁地拉的坝前。


(截流后的鲁地拉建设工地。河水原本顺低谷,从图的左下流向右上,现已通过暗渠分流)

无论到了哪一座大坝,我都有这种感觉:四面八方都是混凝土,人用自诩先进的工程技术,将大江截流,将崇山压住,更将置身其中的人变得极其渺小。

在鲁地拉的公路旁,依傍鲜花、面朝大江,杨勇老师带领我们,将烟草插在泥土上,用简陋的方式行“祭江”的传统。镜头前、蓝天下,也在众人坚定的眼神中,杨老师大喊:两根烟,一根祭奠我们的长江母亲河,一根祭奠当年的长漂勇士!当一座座大坝(根据国家长江流域水电规划,最终数量可达38座之多)建成后,两者都将成为绝唱……

午饭后,我们匆匆沿江上溯,路过刚才那片富庶的河谷低地,金沙江水越来越清亮,杂质与河沙越来越少,道路越来越崎岖泥泞。

在丽江市永胜县下属的金移村(顾名思义,金安桥移民村,金安桥是鲁地拉之上两级的已建成的水电站),我们探访了一户经营小型超市的民居。他们是从原来肥沃的土地移民至此的。虽然政府每人每月300块钱的生活补助是到位的(值得一提的是,在笔者之前所探访过的移民里面,多数人的生活补助是不能正常到位的),但一家人丧失了原有的田地。两年前依然人员密集的新建村庄,如今大多人去楼空。我们问为什么。主人很真诚地告诉我们,这里风大、干旱,政府承诺的引水设施根本没有建设,田里什么都种不出来,于是很多移民又重返故地,苦苦寻觅一些未被淹没的土地营生。

眼看窗外太阳没顶,干旱得连杂草也稀疏,移民似有许多苦衷,我们同行的三位记者当即决定不再随队,留下来做细致的采访。

江河十年行的大部队继续往前,于傍晚时分抵达了夹在鲁地拉与金安桥之间的龙开口水电站。它的大坝主体工程已接近尾声,下泻的基本上是清水。龙开口曾经在环评风暴中被环保部叫停,但从眼前如此迅速的进度看,当时的“叫停”大概只是形式上,并没有实质地减慢工程。

杨勇老师表示,相比于鲁地拉和下游的乌东德,龙开口附近的地质结构比较稳定,潜在的风险比较小。而在龙开口附近的朵美乡以及工地,早已分布着繁华的生意,种满了鲜花绿草,路也铺设得比较完善。

这一天晚上,我们连夜赶路,于9点左右进入丽江市中心的古城区。久违的城市,久违的旅游胜地,久违的灯火繁华。我们的住宿处也位于充斥小资情调的古城之内,若对于普通的游客而言,必定是美好而欢欣的旅程。可是对于江河十年行而言,我们来丽江没有飞越广袤的蓝天,没有经过苍山洱海,没有享受笙歌美酒;我们只看见一段段破碎的山河,一座座人为的庞然大物,一片片即将淹没的谷地和村庄,又有谁能够融入此刻的歌舞升平当中?

于是,进入房间,我的室友张伯驹当即打开电脑,搜索今日白天重庆小南海电站的“三通一平”仪式……

P.S.:小南海,那将是长江(除去金沙江)上继葛洲坝和三峡之后的第三坝。我们在丽江,盼望着这件涉及长江干流生态存亡的重大工程,能够尽快引起中国社会普遍的关注和必要的讨论。

作者: 魏翰扬 CYCAN华南分部主管

我要评论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