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视角

从万国宫到凯旋门——日内瓦会议对巴黎谈判的解读

毋庸置疑,巴黎谈判的重要性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普遍的认可。无论是从国内形势还是国际局势来说,所有人都希望巴黎至少具备京都一般的角色重要性,而不是哥本哈根——相信好面子的法国政府也是这么希望的。不过,相较于当年的《京都议定书》这种单轨道谈判时代具备极强的角色力度的文件,无论巴黎的产出以怎样的形式(巴黎议定书,巴黎协议,巴黎call for climate,blah blah blah),它都是双轨道谈判时代的一大进步,将具备更多弹性,也将迎来更多的挑战。为了防止它的失败,目前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双边会谈的出现,在中美气候声明的影响下,各国都开始展开更多的斡旋和公关。期待9月的纽约峰会。 议题方面,日内瓦会议的最新进展显示「世代正义」、「人权」、「性别」与「健康」的倡议是最大赢家,纷纷挺进最新的ADP2.8公约文本,为2015巴黎协议内容奠定重要基础。 拉丁美洲、加勒比独立联盟、欧盟、墨西哥、乌干达、立场相近发展中国家集团,均在会议当中强调应对气候变化之行动与根据此协约之建立过程应确保”性别平等”、”世代衡平” ; 并考量到”环境完整性”与”地球母亲的完整保护” ; 尊重人权、发展权、青年与原住民权利、并根据国家发展重点与战略创造工作以及劳动力之合理转型。 日内瓦会议之后,下一阶段就是3月的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s上缴期限 (分别为三月与十月表),6月波昂会议将持续进行ADP 2.9的谈判与SBI&SBSTA会议,并于9月与10月分别进行两次正式会议,针对文本内容进一步讨论。11月UNFCCC秘书处将提出一份针对各国INDCs的综和评估报告,年底12月将在巴黎进行公约签署。 公民团体对各国INDCs合作之预期与建议: 1、信息必须透明以完整揭露该承诺期所排放之碳量。 2、INDCs之减缓方案需符合国家形象。发达国家应提供至2025年各项经济发展所排放之碳预算 ; 其他国家则应尽量倣效以揭露其碳预算。 3、对于承担高历史责任与能力较好的国家,INDC必须具备融资方案 ; 对于需要财务支持的国家也必须在INDCs中表示。 4、确保INDCs是公平且具野心的。建议考量方向有:揭露该国碳预算、该国 INDCs如何达成协约限制全球升温摄氏1.5/2度的目标?其他国家是否该参考该国之INDCs? 5、明确举出该国如何应对气候变迁的持续性冲击,发展中国家应明列所需的能力建构、技术转移程度与财务支援。 暂时不谈INDC,回到日内瓦。谈判代表在日内瓦的四天时间内,尽可能的将各项议题写进文本,将去年利马大会的附件尽数变为正文,使之从37页膨胀到86页,最终成为日内瓦大会的成果文件,并决议留置波昂会议再行讨论文本简化和内容。由于目前的谈判大多都是自下而上的谈判,因而ADP主席也并未给予一定的引导,让各谈判代表进行更多的讨论。 距离巴黎还有不到9个月时间,面对这份臃肿的文件,我们的担心是,它不仅胖,还是虚胖。按照国际谈判的尿性,接下来的数月时间,各国代表们会心怀鬼胎的将重点放在文件的缩减工作上,而不是再用心讨论文件的实用性和操作性。实际上,这也是利马大会期间,公民社会普遍raise的doubt——对于公民社会来说,大家更关注文本背后的力量和约束,而对于国家领导人来说,他们大多喜欢玩文字游戏。大概只有进一步的大刀阔斧才能带来质的变化,否则,量的增减并不能给全世界带来更加clear的未来百年。 对于中国来说,一直以来解振华先生都希望加大“倒逼”政策的力度。现在虽然解主任退休,但是倒逼也一定会是今年中国参与巴黎气候谈判代表团的关键词。如果柴静的视频所刮起的这股国内的旋风,加上国际社会的趋势和压力,都还不能给政府决策带来改变,那所谓的新常态,恐怕只是“新”常态。 P.S. 今年的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关乎到气候谈判的。首先是去年的利马大会,它所产出的这份Lima Call文件是巴黎大会最终成果的蓝本和基础;3月的日内瓦、6月/10月的德国波昂,均是延续利马的产出来进行一次一次的讨论和修缮;11月22日开始的巴黎大会就是最终的定稿。 另外一条时间线是INDC的。3月份是中美欧盟提交各自贡献案的时间节点;6月是澳大利亚、瑞士、卢森堡等;10月是其他国家 单独的还有一条线是各国的双边会谈时间线,其中9月的纽约峰会会是一个关键时间点。

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如何做一个不沉默的靠谱青年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次缔约国大会(COP20)于2014年12月在秘鲁首都利马落下帷幕。有幸作为一名COP青年参与了这次重要国际会议,谈判桌上的风起云涌,媒体镜头下的瞬息万变,乃至于主办地利马城市的风光旖旎,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然,要说印象最深刻的,还属永远鲜活、忙碌和不沉默的青年人。犀利而读到的笔法,追踪谈判官员的步伐,亦或是联合行动聚集青年能量,一幕幕带有强烈画面感的“青年力量”,他们在联合国气候大会的各个角落上演。 其实,回想起来,想要做一名在联合国大会上镇得住场子的“靠谱”(COP谐音)青年人,你还真得有两把刷子,得有拿的出手的东西。否则,光靠情怀也是不够的。想要和我们一样靠谱?给你支几招: 有妙笔生辉令人拍案叫绝的文采 一次联合国气候大会上,总有那么一群非常优秀的青年人,借助令人拍案叫绝的文笔功力,也是让身为谈判代表的各国政府人士不断点赞。 我们管这群黑衣人叫做“Negotiating Tracker”,他们是由国际非政府组织GCCA全力提供支持的,在全世界范围内选拔出来。在大会期间,他们总是能够凭借扎实的功底,写出一篇篇精彩的文章,通过阅读他们的文章,我们也可以更好的了解谈判会场内到底发生了啥,重要的文本可以怎样来解读。 今年,我们的小伙伴也多以这种方式来参与大会,亲身体验之后,觉得这也是找虐的方式:往往一篇文章耗费众多精力体力,你需要周转于谈判代表身边,甚至忍受一些冷眼和旁观;你需要查阅众多的新闻和报告,眼花缭乱不知哪里才是柳暗花明。但是,没有这种辛苦,也体会不到追踪谈判的乐趣。 有强烈的表达欲望和表现力 在气候大会现场,青年人往往也通过喊口号、展示标语海报横幅,以及新鲜感十足、但是内涵更加十足的行为艺术来号召谈判代表们,不要将气候问题遗留到数十年后,而是要立刻解决! 每年的COP大会,菲律宾都是令人伤心的国家,台风往往在此时袭击这个气候脆弱的东南亚国家。今年则是台风黑格比带来巨大的灾难。在这个现场,所有的青年人都”倒“下来,就如同面临自然灾害的时候,人类的无助和脆弱一样。菲律宾的这位代表,向着在场的所有人,喊着高昂的话,“气候变化正在影响我们的家园,这不是发生在2020年,不是2030年,不是2040年,而是现在,我们正在面临死亡。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你们都必须有所行动”。 有伙伴愿意和你心连心手牵手 开展联合行动也是青年人常常选择的参与方式,就如同那句烂大街的话一样,“散是满天星,聚是一团火”。抱团取暖也是今年李克强总理尤其提倡的。 美国SustainUS、Sierra Club以及加拿大Canadian Youth Climate Coalition等青年组织,就在大会快结束的时候,上演了一场联合行动。彼时,美国国务卿克里裹挟着三架战斗机、踩着祥云奔来利马。而国务卿先生刚刚在国内批复了美加拱心石输油管道工程,而该工程将对于美国加拿大的环境造成严重破坏。不沉默的两国青年人就这么愉快的约在了一起,联名撰写公开信件,抵制环境刽子手克里到访气候大会。战斗机的轰鸣,感觉都抵不过青年人发自肺腑的呐喊。 有干货有逼格有实操可供任性 气候变化大会非常鼓励在本国有实际节能减排行动,有绿色环保干货和实际经验的机构,分享自己的经验和内容,给更多的青年人来学习。 韩国青年气候联盟(GEYK)在韩国政府的支持下,在韩国角(小提示:联合国大会里面有专门的场馆,供参会的一些国家展示本国政府、NGO、高校等分享气候政策、技术突破和青年行动,我们叫它x国角。)举办了一场东北亚三国青年气候变化论坛,邀请来自日本和中国的做气候变化的机构分享本国的气候政策。CYCAN也是受邀,来分享了我们视角下的中国气候政策,特别提及了《中美气候联合声明》。而韩国、日本两国的青年也是非常优秀,丰富的展示了本国的气候政策现状和执行。 在气候大会现场,边会、展会、工作坊、论坛以及各种私人召集的群体活动,随处随时都在上演,没有内容没有干货没有实践背景的你,还真是没法任性! 好了。作为2009年哥本哈根大会以来就第一个吃螃蟹的机构,CYCAN的青年团成员们显然不是吃荤的(素食者以及半素食者挺多的)。我们早已深谙其中的道理,如今也是能文能武。 有干货?必须的!高校节能硕果累累 过去一年,CYCAN“高校节能”项目甄选全国近30所学校参与,行动成果覆盖全国2万多人,项目产生实际的节能量达到587597.61kwh,减少碳排放近360吨,为中国的高校节约成本近28万人民币。 在利马大会期间,在UNFCCC秘书处、国家气候战略中心、环保部宣教中心等单位支持下,我们作为中国角第一场活动,向中外青年、政府官员、媒体嘉宾,介绍了我们所开展的高校节能行动及成果。 我们还去了秘鲁国立工程大学,给大学的校长、教导处主任、环境学院院长、学院研究生们,讲我们的节能行动和成果,并参观了他们的实验室和基地。秘鲁国立工程大学还非常期待加入到我们的高校节能行动当中。有干货,必须的! 有伙伴?必须的!中美青年携手发声 响应中美两国领导人发布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国青年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网络和美国塞拉俱乐部在联合国利马气候大会期间,发出中美青年强有力的声音,共同发布青年领域的联合声明——《中美青年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呼吁两国领导人继续推进强有力的气候政策,不断提高执行力度,兑现他们的气候承诺。 青年人的行动真的有影响? 借助媒体的力量,青年人”即刻行动“的理念得到了广泛的传播,不断的影响着谈判桌上的代表们,履行自己的承诺。 青年的行动甚至还推动联合国条文修改的案例:2009年,英国青年人提出对《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6款的修改,强调青年在应对气候变化教育培训和行动中的角色。到了2010年坎昆气候大会,哎哟,没想到这些修改建议还真就被联合国给通过了。2012年多哈气候大会,主席又向各国谈判代表重申了一次,“大家一定要遵守这个修改条款,这个条款可是非常重要的喔。” 不过,真的要参与一次气候大会,还真得做好准备: 接受系统的培训,包括气候变化基础知识、气候谈判的相关内容和跟踪策略、国际谈判的知识,以及传播、如何开展有效的联合行动、如何更好撰写文章。 想清楚去了干什么。一次COP大会一定是一段非常丰富的经历和开拓视野的机会,请将目光聚焦于提升自身能力、强化青年联合行动力,并为更多没法去到现场的青年人带来最佳的视角和最精彩的解读。 文字 苏智

利马气候大会 见证青年的力量改变世界

利马大会ADP的草案中,青年人的权利得到了保护和重申。当青年的未来成为谈判桌上领导人的筹码的时候,青年人却用自己的力量,告诉世界:青年人正在行动,青年人可以给世界带来改变! 在2012年多哈气候变化大会上,主席重申了UNFCCC第6款实现该公约的最终目标和实施有效的适应和缓解行动的重要性。公约认为教育、培训和技能发展是所有缔约方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教育的目标之一是为了促进生活方式、态度和行为的改变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并帮助儿童、青年、妇女、残疾人和基层社区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而这个Article6也成为UNFCCC所有文件中,唯一赋予青年人参与国际谈判文案制定、表达青年人声音的高地。 然而今年的利马气候大会开始对此却有些不屑。 在今年利马气候变化大会上,12月8日出炉的第一款ADP2-7草案,不仅没有能够赢得各个国家阵营的亲睐,也遭到了来自公民社会团体、妇女、青年人等群体的“喊话”,原因是作为一份在谈判第二阶段占有一席之地的案文,竟然将“indigenouspeople、women、youth”排除在外,并没有作为条款出现。在当天晚上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和同在亚洲区的台湾青年气候联盟TWYCC等青年团体,商量得要做一次campaign,并且希望能够借助中国谈判代表团团长解振华的声音,重新将联合国赋予青年人的权利写进ADP的文案之中。 在12月12日发布的最新一版的ADP草案之中,我们终于看到了好消息。这份共计包含有21条的草案文本中,在第18条有关于“在2015-2020年阶段,继续实施对于适于减缓、健康、可持续发展等内容的机会的技术评估检测”中明确规定,要向“青年群体”提供有意义和持续的参与机会。本以为利马大会会忽视青年人的权利,但最终还是承认,青年人是未来的主要力量,必须帮助青年参与到推动可持续发展的未来的工作当中。不得不说一句,这是青年们的胜利。 在COP大会现场,青年人从来不是一群观光客–就像YOUNGO(国际青年气候行动组织)主席Sabrina所说,在这里,“你可以看见青年人如何联合起来,发挥自己的力量。”于是我们看到,在克里到来利马大会的时候,除了头顶上多了三架盘旋的战斗机,我们的网路里面也多了一份来自美国、加拿大青年团体的联合抵制声明。声明里面提及了加拿大、美国的pipeline事件,而该事件的幕后黑手就是美国国务卿克里–这样一个带着石油一般黑色污迹的领导人,或许在利马的场馆内可以受到各种闪光灯的照耀和人群的簇拥,但是却得到了青年人的联合抵制。加拿大的CANADIANYOUTHCLIMATECOALITION联合SUSTAINUS等机构,向与会的各国青年人发邮件,号召大家联合行动,并积极借助YOUNGO的平台力量,希望扩大这个事件的影响力。 我们也看到,来自菲律宾的谈判团体和部分青年团体,又一次因为菲律宾遭遇强台风而离开会场。每年的COP大会,菲律宾等东南亚地区的国家,都必须以一次台风的代价,来重新换回国际领导人们对于气候变化的重视和意识。这样的代价太大!在利马大会12号当天,来自菲律宾的青年团体的代表,带领着近百青年人,在COP大会现场,来了一次最为隆重的纪念活动–一次快闪,一瞬间,所有的青年人倒下来,就如同面临自然灾害的时候,我们人类的无助和脆弱一样。菲律宾的这位代表,向着在场的所有人,喊着高昂的话,“气候变化正在影响我们的家园,这不是发生在2020年,不是2030年,不是2040年,而是现在,我们正在面临死亡。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你们都必须有所行动。” 而同样的,我们中国青年人也借助这样的平台来表达声音。我们与美国青年团体sierraclubcoalition一起,在12月8日当天,举办了一场“中美青年气候联合声明”的新闻发布会,我们既表达了对于中美两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担当起责任和义务的支持,也希望这不是一次性的声明,而应该有着真正带来改变的后续行动。而作为两国青年,我们也以身作则,从这次联合声明开始,到日内瓦、波恩以及巴黎,形成真正的行动路线图。 若是放眼全球,这股由青年人掀起的公民参与的旋风正在席卷:纽约的全民march已经给我们营造了一副生动的画面;各个国家和地区的powershift活动带来了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各种在地的、由青年人真正参与的行动则是推动了一次又一次的改变。Youthpower绝对不是一句口号,它一旦出现,就会壮大。 文字 苏智

利马气候谈判:不是“最强大脑”,而是“我是歌手”

利马,12月2日。气候变化谈判正式进入第二天,终于有幸和中国代表团团长苏伟碰面。在第一天的时候,没能够参加到Third World Network的边会,在这场边会上,苏伟先生和印度谈判代表团团长Ravi Prasad先生,再一次强调发达国家务必承担起历史责任,以此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问题。 这次的碰面发生在ADP(德班平台)开幕会议的会场,苏伟先生刚刚结束这场近2个半小时的谈判,踏出会场第一步,随口蹦出的第一句话是,“会场内真是热死了”。不得不承认,正值春夏的利马,为所有的参会代表们带来了一次“热情”的COP,这种天气堪称变态的城市,早上温度正常,中午温度异常(热),到了晚上温度又反常(冷),全天毫不平常,可谓“四季随机”。 当然这句“热死了”,还可能是对这场涉及ADP议题的开幕式的会议的评价——“德班平台(ADP)”的谈判作为此次利马气候大会最“热门”的议题,其成败与否,将直接决定2015年巴黎会议上能否诞生后2020年的新协议。在接下来的8天中,ADP平台上最核心的议题iNDC的谈判将无疑牵动着所有与会代表们的神经。 不过在今天这场2个半小时的开幕式上,本以为与会的各国气候谈判“大脑”们能够给我们现场来一次现场版的“最强大脑”,用富有建设性和解决性的内容,完成最佳的开场。可事实是,我们的观察员们,在这150分钟内,观看了一场最高级别的“我是歌手”——全世界各主要阵营,又一次沉醉于“自我”的“声音”当中不可自拔。 开幕式上,针对国家自定贡献预案(INDC) ,在内容上,发达国家始终关注的都是减排问题,希望在最终的文案当中明确减排的目标,并且是可衡量的。在开幕式上,以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和日本主要组成的伞形国家阵营,以及列支敦士登、瑞士和摩纳哥为主的EIG阵营,都围绕减排在大做文章。而在资金问题上,他们也认为应该积极给私有部门释放信号。 但这一套真是和G77+中国等国家阵营的想法不对味。玻利维亚作为G77+中国阵营的代表,明确提到这份文案,必须是一份平衡性的文案,技术、减排、适应、资金、能力建设等重要内容,都需要得到平衡的处理。包括哥斯达黎加(代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古巴(代表中北美洲)、基础四国(巴西、南非、中国和印度)等,都为G77+中国所提出的“平衡性”观点点赞,苏丹(代表非洲)更是直接指出,主席在会前提出的决议草案,“哪些内容作为主要部分,哪些作为补充部分,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不平衡。” 当我们试图向苏伟先生征询,中国将如何推动这次利马大会进程的时候,苏伟先生回答的倒也干脆,“努力协调”。希望在利马期间,气候谈判的速度可以真正的“奔跑”起来,毕竟,时间真的不早了。

Enough is enough!

离预定的谈判结束时间还有两天,翘首企盼的人们依然没有等来任何哪怕是一点点振奋人心的消息。我想只有“抽离愤怒”能形容气候人士的心情了吧,所以他们索性决定搅动起这滩“死水”,制造了今天会场内最大的新闻:Walk out of Warsaw Talks (退出华沙谈判)。 发起和参与这场抗议的,都是一些国际著名NGO领导层级别的人物,包括绿色和平国际总干事Kumi Naidoo, 乐施会国际总干事Winnie Byanyima, 国际工会联盟秘书长Sharan Burrow以及WWF全球气候与能源项目的主管Samantha Smith等,此外还有几百名来自各个国家的参会人事也加入进来。声势不可谓不大,阵容不可谓不明星级,大批媒体蜂拥而至。在几位NGO大佬们的带领下,队伍从场内餐厅门口,安静地走过会议中心再经过出口走到场外的台阶上,整个过程和平而理性。 地球之友的全球主席,Jagoda Munic说,“污染者和企业用他们的空谈控制了这场谈判,所以我们以‘走出来’的形式抗议。污染者厥词不断,我们行走毅然。” 地球之友与在场的所有公民社会组织一样,见证了很多国家政府在谈判桌上“令人震惊的”无作为,尤其是“肮脏四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和美国。同时,波兰政府也被认为是在帮助像煤炭公司这样的污染企业影响谈判,据说波兰政府授权专门为COP19开发的Apple手机应用还会向用户推送气候变化只是自然现象这样的信息。此外,本次大会最大的赞助商是阿联酋航空和阿尔斯通,场内随处可以印有其标识的坐垫等,它们均被认为是高排放企业。欧盟也表现得非常失望,他们在今年的大会上只提出了很小的减排雄心和微不足道的气候资金提案。 这次抗议的标语“Enough is enough”恰到好处地传递出社会组织的呼声,污染与排放,够了;谈判桌上的推脱与无为,够了!本该是抓紧时间争取产出的第二周,却经历了部长级别的关于资金的谈判不出资金,Loss and Damage机制因为资金国拒绝投入到实质性内容中的讨论而陷入泥潭,眼看着减排和对气候适应的支持都没有任何增长,想找到一条在2015巴黎大会上得出全面而公平的决议的道路,愈发迷雾重重。 正因为整个谈判让人失望,今天下午国内外NGO与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的见面会就显得格外重要。大家都想知道,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在谈判中到底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又如何让国内做的种种努力得到国际社会的切实认同并转化为谈判资本。 解主任表示,华沙大会是一次为明年秘鲁谈判搭建机制和为巴黎谈判做准备的大会,中国是支持公约现有谈判框架的,希望这次会议能确定下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并竭力促成各方找到分歧最大的地方,这样明年更侧重落实性的谈判举行时,各国可以一一协商解决,中国在必要时也愿意做出一些妥协。同时,明年9月潘基文召集各国一把手召开的气候峰会是一次各国领导人从政治上推动谈判的机会。 谈到对谈判结果的预期,解主任分析了三种情况,一是一些国家赢了,一些输了,这实质上是一种失败的结果;二是大家都输,但这种结果没有哪个国家敢说负担得起,因为谈判是为了子孙后代和地球的未来;三是各国本着灵活开放的态度,有妥协,有共赢,可能有的国家不满意,但这会是所有国家都能接受的最好的结果,也是他个人认为正确的结果。 其实,中国在谈判中可以算得上一个争议国家,跟77国集团抱团似乎没有展现足够的支持力度,但在很多场合,都能看到听到中国在十二五期间为改善环境和应对气候变化做的努力。很多国际同行也会问到我们相关的问题,特别是此次会议前夕雾霾的消息遍及各大媒体的前提下。对这个问题,解主任谈到,中国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原则,一直是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积极调整国内产业,经济和能源结构,发展节能产业,提高能效,促进工业,建筑,交通,公共设施和消费方式向低碳转型,发展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并大举植树造林,增加森林覆盖率和蓄积量。截至目前,中国已经淘汰小火电厂产能8000多万千瓦,“十二五”期间单位GDP能耗降低了21%,此外,在风电,水电,太阳能的生产利用方面,中国都取得了相当的成绩。他还特别针对雾霾在有些城市的常态化表示,应对气候变化与治理空气污染是一致的,相互支持,而不互为矛盾。接下来,发改委会把之前各种绿色试点中的成功案例汇编起来,进一步推广。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试点特意选在了全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一致的各个地区,为的就是看什么样的地区适合什么的方式。 是的,听起来中国真的做了很多很多,但是做了这么多,污染等问题怎么似乎更严重了呢?解主任认为这是当前发展阶段决定的,中国有很多问题,但是不要回避,我们确实是排放大国,但我们一直在做出实际行动,效果的体现有一个过程。 如果中国已经做了这么多,国际社会却对我们做的知之甚少,只盯着污染问题看,那我们是不是哪里真的没有考虑到?在谈判桌上,中国一贯不会以“领导”姿态去左右谈判,一般还是很平和,但是否也正是这种态度,让很多国家觉得中国也没有为谈判进程做多少贡献呢? 快两周的谈判下来观察到的一些情况,也许不仅是中国,各国都需要注意。 首先,发言言简意赅,直击重点。代表们常常都太“礼貌”太有策略地“闲”了,花不少时间来感谢和把一些话反复换着表达方式说,几分钟讲下来不少国家可能都没听懂到底表达什么,无形间拖慢了进度; 其次,不要“和稀泥”。有些国家拿到发言机会,不按主席要求发言,只顾把本国立场再讲一遍,或者附和或者质问一下他国,对本该谈的指定问题无建树就不说了,占用时间不比第一条弱;此外就是很多会都会推迟半个多甚至一两个小时才开始,也许联合国议事机制从来如此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但这耗去得时间不是后面延长一两天就补得回来的; 最后,准备充分再出战。首先要明白,真的想要谈判出结果,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抱着毫发无伤的心态来谈判的国家要么是打酱油的,要么是冥顽不灵,因此在来之前,能明确好哪些方面有妥协可能,能做多少妥协,会比到了之后再拉锯有效。 明天是谈判的最后一天,我们实在没法期望,在最后这么十几二十个小时资金、技术和妥协奇迹般地冒出来——谈判桌上,上帝不会掷骰子。如果这注定是一届让人扼腕叹息的大会,政府、企业、NGO和普通公众都应该想一想,它为什么又再次落空了? CYCAN 蒋巍  发自华沙

煤炭”滚粗”的背后

第二周的会议已经进入第三天,争论还在继续,痛在仍无产出。上周非洲国家吵着要退出谈判,今天又传出77国集团也喊着要退。虽然一般到最后这样的表态都会以只是表个态而告终,但传递给外界的信号却颇为消极,预定的谈判议程只有最后两天了,两天,我们还应该对今年的谈判抱希望吗? 今年的华沙会议一开始被看作”小年”,但从一开始就新闻和风波不断,风头甚至盖过去年的多哈会议。本周一,UNFCCC秘书长Christiana Figueres出席了波兰政府支持的煤炭与气候峰会, 她在演讲中说:“煤炭行业有机会成为全球范围内气候出路的一部分,但需要积极地对当前的思考和典范模式转型做出反应。”尽管她在会上的演讲极为有水平,哪方都不得罪,但是谈判会场内的诸多气候人士和国际组织依然严肃表示:她一开始就不该去那! 这个演讲放到前几年对煤炭的声讨还没有今天这么强烈的时候还说得过去,现在,在多个利益相关方都在抵制煤炭的时候再来谈这个,就显得落伍且不合时宜了。作为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一姐”,她应该坚定不移地站在可再生和新能源这一边,对煤炭说“No”。 作为回应,WWF在煤炭峰会后召集了其美国和英国的CEO,David Nussbaum和Lou Leonard,,加上中国区的代表邓梁春,专门召开了“煤炭没有未来”的记者招待会。发言协调人Samantha Smith带头表示,煤炭是一个正走向死亡的产业,从“依赖煤”的能源模式转变为更清洁可持续的未来的一大关键是投资,对可再生能源的支持和投资。David则强调了煤炭使用通过呼吸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并谈到英国国内脱离煤炭的社会声浪。Leo也用美国已经关闭了50多座煤电厂来附和了这一趋势。邓梁春就中国的煤炭使用问题专门提到,要实现转型升级,中国目前需要依靠其既有的强大的制造能力,在太阳能风能等领域加强投资和生产布局。此外,资本市场也释放出信号,对煤炭产业的投资呈大幅下降趋势。这些似乎都预示着,煤炭真的“没有未来”,至少目前在国内,暂时还是要对此留一个问号。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储量,对煤的存废已经做出了比较明确的表示,后续的进展离不开其国内和国际舆论的持续推动和监督。而中国也是一个煤炭储存,消费大国,是世界最大的煤炭进口国,尽管国内煤炭需求已经放缓,但多年来北方的冬季供暖都离不开煤炭,这也是为什么上文要说暂时“留问号”的一大原因。 但中国目前拥有一个契机:雾霾。说这一契机推动控煤可能为时尚早,但对治理空气污染和引导社会参与则有大功。从2012年冬天开始大范围进入公众视野的雾霾天气现象,给社会好好普及了一把PM2.5公众对健康的顾虑,空前的民间舆情和自发监测监督,都让本身也受雾霾之苦的决策层做出了快速反应。更妙的是,引起雾霾的原因也是温室气体排放,恶化气候变化的推手,二者同宗同源,这为增强公共对气候变化的认知和共情力,行动力都会很有刺激效应,尽管一开始公众的切入点或许只是个人健康,如何从这个切入点搭桥到应对气候变化,政府和社会组织都还要动动脑筋。一上来就谈气候变化,公众难有同理心,更不能把环保NGO的既有价值观强加给公众,办法就是,从公共切实关心的问题入手,找到个中联系进行引导。否则只会引起反感。 就像Leo说的,在美国,民众最出也是从健康角度去要求控煤,但这只是开始,不是结束。是的,只要没有结束,我们可以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发挥作用的方式,就还可以挖掘。中国的普通民众也处在认识雾霾与气候变化的相对初期,我们已经看到了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和行动,媒体在其中也需要发挥更强有力的作用,进一步调动公众关注和参与热情。 华沙会议预计22号结束(依谈判实际情况决定是否有延期),分别在4天和6天后,上海和北京的排放权交易将正式开启。这是继深圳6月试点排放权交易以来,剩余6个试点省市中的2个的加入。中国在减碳,控煤,治空气污染方面下了大力气,可以说这一领域内,世界都盯着中国,期望中国能提振全球碳市场,刺激排放交易。我们拭目以待。 CYCAN 蒋巍  发自华沙

巴西方案开始发酵

在过去的几天中,华沙国家体育场中各种开闭门会议上,“巴西方案”(Brazilian Proposal)成为了一个热度很高的词汇。这个方案的背景和内容是什么?各方目前的观点是哪些? 巴西方案:基于IPCC的、以历史排放责任为基准的参照方案(reference methodology on historical responsibilities by the IPCC) 国家减排目标自下而上报送的,根据历史责任、国家能力和内部情况等制定该国目标。最重要的一条是要与国家的历史责任相一致,通过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开发的一个考量历史排放责任(从1985年以来)的方法,指导各国内部的目标咨询、讨论和确定。IPCC还应提供指引,各国可以比较容易地来测算本国的历史累计排放(涵盖各个行业和各种气体)等。IPCC也可以成立专家组计算各国对升温的历史贡献。 时间上,这些方法要在科技咨询附属委员会第40次大会上(SABSTA-40),也就是

日本新排放目标带来的思考

今年的气候谈判虽然暂无实质性进展跃出水面,但短短4天之内,相较去年似乎爆点不断。“海燕”对会场的冲击还未褪去,日本又正式宣布了自己的最新排放目标,这一新目标被很多气候活跃人士和媒体称为“让世界都倒退了”。 日本最新的排放目标是到2020年,相较2005年的水平,本国的碳排放下降3.8%。这事实上相较1990年的水平反而增长了3.1%,因为日本之前的减排承诺是在1990年国际排放水平的基础上,削减本国

Stop the Madness!

谈判会场外右翼极端主义者和反法西斯活动者之间的骚乱已经停止,而场内的“战火”似乎才刚刚燃烧起来。菲律宾的谈判官员,Yeb Sano,在第二天的全体会议上发表了长达17分钟的演讲,他感谢了各国的关注和帮助向全场讲述了菲律宾国内目前的困境,包括他自己的家人也正在忍饥挨饿。演讲的最后,他宣布自己自愿开始禁食,直到谈判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在场很多代表都为之湿了眼眶,全场起立鼓掌致意。此外,他也出现在中午的一场由青年发起的声援活动上。Yeb先生略显极端的举动,对推动媒体报道和普通公众对气候谈判的关注起到了意料之外的放大作用。他禁食的消息也已经登上了许多媒体相关版块的头条。 (上图:CarlieYeb先生在青年声援活动现场,给了对方一个支持的拥抱。)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当年德班COP17,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强烈批评发达国家,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我们已经做了,你们还没有做到,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给我讲道理?” 全场响起了长时间的掌声,当时很多主流媒体也称这番激昂陈词

friend links: custom bracelets rubber band bracelets